Deja Vu

【美宣】one day

——孟美岐X吴宣仪

——基基复姬姬,xjb写

1.

这是六月的最后一天,早上八点半。

吴宣仪把行李箱拖出卧室,放在客厅里,然后仔细打点还有什么没带上的东西。行李箱是新买的,粉色的外壳上贴了好几张卡通纸,两只手提起来够费劲的重量里,除了衣服,就全是吃的了。

她的背包也是新的,左边背带最下面挂了个毛茸茸的粉兔子配件。在解放的日子里,一切都是随心而新买的。高中时规规矩矩的裙子衣物一毕业就过了时,全都塞进衣柜最里面,再也不想翻出来。

她在家里走来走去,在把最后的手机充电器拔掉装进包里,一切就收拾完毕了。

吴宣仪背着背包拉着箱子坐上出租车时,时间正好九点。这时太阳已经出来了,被一层层的云遮住,尚未将热气透出来,只亮得很,视野里的晨光将整个世界抹出新生似的亮,快速倒退的高楼大厦里,上班族们已经开始工作了。

外婆家在坐火车要三个时辰的地方。妈妈不常带她回去,他们忙工作,她也鲜少回去过,她忙学习。火车站里人很多,进大厅时她一个人立在厅中央,望了好一会儿才发现自己的进站口。

人生百态其实并不需要去多远的地方才能体会,如果你乘过火车,在最早的那种火车站里,仔细的观察过来往的人的话。

吴宣仪的座位在靠窗位置,身边的过道位置坐着一个身上散发着油酸汗臭味的男人,他看上去至少50以上了,背着那种在批发市场最常见的最便宜的背包,背包已经磨了很多痕迹,他把背包取下来放上搁置物品的上层,再把拖着的编织袋塞进座位底下。

位置占完了,吴宣仪只能把行李箱立在脚边,然后抱着自己粉红色背包,大长腿无处可放。对面过道抱着孩子的大妈让她要不把箱子塞她们那边去,反正还有地,领座的男人帮忙给她塞进去,她的脚在宽敞的空间里晃了晃,对男人说了声很甜的谢谢。

火车还有五分钟出发,吴宣仪低着头玩最后一把游戏,而对面位置终于迎来了它的暂时性主人。

长发女生将手提袋放在小桌子上,麻利地把自己的包放上上层,然后落座。吴宣仪从手机世界里分神,抬眼看了眼对面,发现是和她年纪相仿的女生,金色的长发,长得不错,然后,口红很好看,不知道是什么色号。

女生把头发撩到耳后,拿小皮筋粗略绑了下,抬眼时视线和她撞上。

“你好。”对方很大方的笑了笑,主动和她打招呼。

“你好。”吴宣仪同样回以一笑。

窗外的景色缓缓动起来,九点三十五,火车开始出发,正式将她带向不熟悉的老家,而她将在那里和外公外婆一起生活一个月。

2.

妈妈从小就给她念童话故事,不止童话故事,还有唐诗宋词三字经。

吴宣仪家境不错,在以前那个买支冰棍要五毛钱的年代,她就已经拥有了自己的收音机。那台收音机现在还能用,就是摔了个角,看着就很旧。她在当时,除了买一堆堆的磁带来听,还每天准时的听电台,趴在床上一边翻书一边听。

富人家的孩子,除了衣食无忧,精神世界也丰富多彩。像童话故事这类,她小学三年级就能给大家绘声绘色的说了,并以此赢得一批天真的小伙伴。

火车在乡野里穿过,窗外是一片绿油油的田地,不远处有农家房屋,并不密集的立在田野边。

吴宣仪望着窗外,视线在某个扛着锄头在田野小梗上走着的农夫身上快速掠过,快得一秒不到。或许对于别人而言,她只是具象化的火车,冒着烟哐哧哐哧呜呜呜的开过去,生命的交际只有那一秒不到的吴宣仪单方面的掠过。

六十亿的分母,他们各是数字为一的分子,是无限趋近于零。

对面的女生碰了碰她的手,她停止发呆,回过头,看见对方手里开了封口的话梅。

“这是刚买的,吃么?”

女生说着把袋子放在她撑在桌子上的手肘边,自己又去拿其他吃的了。吴宣仪拿起袋子,想起自己好像也有很多吃的,不过都放在行李箱里。 

车上有小孩子在哭,还有小孩子在大喊大叫,放电视剧的人也不插耳机,闹哄哄的声音。她塞了一颗进嘴里,酸甜的味道算不得多棒,不过适时的解了点烦闷。

“你是头回坐火车吧?”女生嚼着薯片问。

“应该不是,小时候也跟着妈妈坐过,但是很少,一般回去都是自己开车。”

“你是回新平市?”

“嗯,不过还要走,是乡下。”

女生来了兴趣,问她:“咦?是新平市哪里?梨花镇?”

吴宣仪眼睛亮了亮,迟疑道:“你不会......就是那里的吧?”

“这么巧?!”

“这么巧!”

两人同时瞪大眼,而后带着笑击了个掌。

“其实我没怎么回去过。”吴宣仪说。

“正好,我也是唉,高考完了毕业旅行也浪完了,没事可干才回的老家。”

“你也刚高考完?”

“你也是?”

两人再次顿住,脸都笑得绷不住——没有什么比一场偶得的缘分更来得奇妙的了。六十亿分之一的不可多得,同时也是六十亿分之一的难能可贵。

于是便都知道了各自的姓名,以及曾之前就读的高中。一个一中,一个外国语学校,没那么多正巧,但巧得是两人同时参加的某个生物竞赛,一个第一,一个当时第二。

“我就说孟美岐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,原来是你。”

“很悬好吗?我当时和你就差那么几分。”

火车热热闹闹,正从隧道里穿出,在河的上方驶过,吴宣仪被窗外的景色吸引了目光。

“是不是快到了?”

孟美岐随着她的目光望出去,在她的角度,正好看得见太阳,热气已经有了,透过窗户晒进来,好在车厢里有空调。她放了半边帘下来,只拉起个小缝往外看。

“快了吧,还有半小时。”

3.

显然,孟美岐对于这个地方比她更熟。

吴宣仪拖着行李箱,背着背包,随她一起穿行在人潮中,去往下一个乘车地。从车上到候车厅,一路上都是开着空调的地方,所以才出了火车站,两人就感受到了夏季的酷暑。

孟美岐的东西不多,只有一个背包,还有个不重的手提袋。她左望右看,决定先带吴宣仪去火车站周边吃午饭。

“其实再坐车也只有半个小时就到了。”

她们在一家小炒店坐下,吴宣仪很少在这种饭店吃饭——店面不大,地面不干净,饭菜看起来也不好吃,哦,还没有空调。

店里面有六排桌子,每排每边都有一台挂式电风扇,吹出来的风不凉爽反而很热。可眼下太阳烤得地面闷热,她们也不想到处再找了,就将就着吧。

两人点了两菜一汤,饭菜上来时,倒是比想象中的好。 吴宣仪有点担忧,拿纸反复的擦桌子。

她看了看表,望了眼刺眼的外面,直到孟美岐吃下干瘪苦瓜后,没有露出其他的表情,她才放心的拿起筷子跟着吃起来。

“现在是下午一点多,我想我们还是三点左右走吧,待会儿先去个冷饮店待着。”孟美岐提议道。

“可以呀。”

隔壁桌的小伙子面前摆着一盘炒河粉,他的对面是一位带着小孩子的妇女,吵吵嚷嚷的,吵得小伙默默地戴上了耳机。孟美岐对吴宣仪带着笑意使个眼色,吴宣仪顺着看过去,正好看见对面的其中一位小女孩正望着她,目不转睛的。

“果然小孩子最单纯,看脸看得如此直接。”孟美岐笑着说。

吴宣仪冲小孩微微一笑,小姑娘也慢半拍的回她一个笑。

小城市人流明显不如大城市,何况在如此的炎热的夏季,只有火车站那一地段,但是人多,也就意味着,小偷多。

吴宣仪和孟美岐进到冷饮店,准备掏钱买奶茶时,一摸背包,才蓦地发现侧边拉链开了,包里的钱包不见了。现在的小偷业务能力之强,已经连两人同行都不怕了。

现下,她在冷饮店里,抱着背包欲哭无泪,但是要抓小偷,她们连在哪丢的都不知道,还别说抓了。幸好她的钱包里这次只装了钱,没有其他贵重的物品。就是可惜了这个用了挺久的钱包。

孟美岐说要不原路返回找找,吴宣仪坐在座位上摇头,算了,几千块,懒得跑,太热了。

孟美岐才看出来,原来这是位富婆。

“没事,我还有手机就行。”吴宣仪无所谓道。

哦,那富婆,能不能把这杯奶茶钱给我啊。

孟美岐转身,接过服务员手里的奶茶,放到吴宣仪桌子上却说:“喝吧,看在你这么惨的份上,请你的。”

炎炎夏日,她一个还算有钱的小资,陪着刚破产的真富婆坐在车站旁的冷饮店里,双双生无可恋的咬着吸管等时间。

4.

汽车到了梨花镇,吴宣仪戴着耳机下车,去取行李箱。

下午四点多,太阳依旧很热,小镇基本只店面看得见人。孟美岐同她一起,沿着屋檐慢慢地走。

“你家有多远?在哪个村?”

“十一村?好像是。”

孟美岐想了想,“好像没多远。”

“不会吧,又这么近?”

“有什么好奇怪的,你第一志愿不都和我报的同一所了吗?”

她们对此已经感到习惯,缘分这种东西,本来就不好说。两人在街边站了会儿,孟美岐拉开一旁小店里的冰箱,从里面翻找冰淇淋。

“哎你知道吗?我记得小时候这个地方好像还挺大的,现在回来一看,也就几条街而已。”

坐在里屋看电视剧的老板娘摇着扇子笑着同她接话:“小姑娘是刚回来吧?前年修路咯,你要看以前,哪有这么干净啊。”

孟美岐回头望了眼吴宣仪,两人抿着嘴默契地一笑。

结完账,她把冰淇淋递给吴宣仪,看见对方鼻尖渗出的细汗,吴宣仪把头发扎了上去,马尾辫不算太紧,有些碎发散下来,被汗湿粘在耳边。她又眼尖的看见吴宣仪背后正突突突驶过来的电三轮。

“唉!师傅!”她赶忙招手喊到。

鉴于吴宣仪没有现金只有手机,而开电三轮的师傅只有一个不怎么高科技的老爷手机,孟美岐决定先送吴宣仪回家。

“反正没多远,我这次探路,明天就来找你玩。”

公路上鸭子成群结队的走过,在电三轮的驱赶下,争先恐后的跳进一旁的堰塘。看得出很新的柏油路折射出太阳的热意,刺着眼。

“前面路口右转。”

电三轮突突突的又颠簸着拐弯,两人挨到一起的手,彼此都很湿热。吴宣仪望着田野的视线忽地转过来,问道:“对了,之前就想问你,口红色号是什么?”

正歪着头看她的孟美岐愣了下,然后从包里掏出来,看了看。

“喏。”她递过去。

“你要喜欢,给你吧,我还有....”

“不用,”吴宣仪还给她,“我有钱啦。”

哦,忘了她是个富婆,孟美岐瘪了瘪嘴,收了进去。

电三轮停了下来,吴宣仪撑开伞下车,孟美岐帮着把她的行李拎出去。

“嘿,我就说没多远,我家在上面那个村,过了堰塘再翻个小山坡就到了。”孟美岐同她挥挥手,“明天我来找你吧。”

吴宣仪站在一棵大榕树下同她挥手,天蓝色的百褶裙在亮堂堂的景色里很扎眼,然后一直到转弯后看不见。

孟美岐在电三轮上颠簸着去爷爷家,沿路的风景是她曾经很熟悉的,虽然房屋多了几间,以前上学时走过的泥路变成了柏油路,但是就连田里的秧都插了许多回了,说不变是绝不可能的。

她同脸熟的大妈大爷们打着招呼,在到家门口时跳下去,冲进房子兴奋的喊爷爷奶奶。

吴宣仪拖着粉红色的行李箱撑着伞缓缓走在斑驳的树影间,冲认出她的婆婆家的邻居问好。

空气是闷热的,不过树下倒是有风,有人扛着锄头背着背篓在田里走过,还有电瓶车快速的奔跑着,大黄狗垂着脑袋趴回屋里.....蝉鸣的夏季。

这是六月的最后一天,也是六月最热的一天。


评论(4)
热度(123)

艹唐干秦 色情写手

© Deja Vu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