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ja Vu

我再说一次。

我不吃逆,不吃互,不吃反。没有为什么,就像有人吃海鲜就是会过敏一样,我是生理性呕吐。

也不接受类似逆西皮的玩笑话,眼里容不得沙子。

极度护妻(秦)。

我,大甲鱼,一个暴躁狗女人,一点都不甜。

评论(6)
热度(13)

艹唐干秦 色情写手

© Deja Vu | Powered by LOFTER